森改教争抚养权案‧父获判暂缓归还儿子

森改教争抚养权案‧父获判暂缓归还儿子(布城14日讯)印裔妇女蒂芭与改信伊斯兰教的前夫依兹万争夺孩子抚养权案,依兹万週三遵从法庭的谕令,携带7岁儿子米特兰到联邦法院,而联邦法院五司则允许依兹万暂缓执行芙蓉高庭要求归还儿子给蒂芭的庭令申请。听闻此消息的蒂芭,因苦等8个月仍未能与儿子团聚,不禁在法庭内哭成泪人;之后她只能与儿子相聚短短5分钟,听见儿子说“我爱你”,令她感动不已。这也意味着依兹万暂时无需将米特兰的抚养权归还给蒂芭,以及依兹万藐视法庭的指控审讯也被谕令暂缓;而两人的9岁女儿目前已经交由母亲照顾。今年1月6日,联邦法院谕令依兹万必须在1月14日开庭时,将儿子米特兰带到法庭,否则可能被判藐视法庭。负责承审此案的联邦法院5名司法专员,週三一致允许,并择日聆听上述申请的陈词,同时谕令双方律师团,针对依兹万对上诉庭裁决归还抚养权给母亲蒂芭的上诉结果进行案件整理。联邦法院主审五司是马来亚大法官祖基菲里、东马大法官丹斯里理查马拉尊、丹斯里阿都哈密恩邦、丹斯里苏里雅迪和丹斯里莫哈末阿潘迪。祖基菲里在庭上提及,在以孩童的利益为前提下,他将儘早设定审讯日期,以加速处理和解决此抚养权案。母子相聚仅5分钟同时,他接纳依兹万代表律师哈聂夫提出的问题,即联邦法院会重新检讨另外两宗面对改教后争夺抚养权案的裁决结果。这两宗抚养权案是莎玛拉(S.Shamala)和苏芭斯妮(R.Subashini)抚养权案。依兹万于週三偕同儿子带上宋谷帽,与一名疑似依兹万妻子的马来女子,在早上9时30分抵步布城联邦法院,他的儿子在开庭后,被带入证人休息室内,未能第一时间与母亲蒂芭见面。蒂芭从早上9时就坐在法庭内等待开庭,她的母亲西蒂艾莎、继父和同父异母的妹妹都现身法庭为她加油打气。法庭休庭后,8个月没有跟儿子米特兰见面的蒂芭,在亲友和非政府组织成员的陪伴下,抓紧时间走入休息室跟儿子寒暄问暖,但相信是依兹万急着要离开法庭,所以母子俩相聚的时间只有短短5分钟。母哭诉案件花太长时间蒂芭较后在庭外向媒体哭诉,抚养权案花费太长的时间;她表示,儿子见到她时,一直向她表达爱意。“他(米特兰)跟我说,他很疼爱我,由于当时他的父亲(依兹万)一直拉开我们,所以他感到害怕;除了说很爱我,他也没说太多话。”她形容,年纪尚轻的孩子,对此宗抚养权案不知所措和感到害怕,但没有因为看到她而在庭上大哭。蒂芭的母亲西蒂艾莎(50岁)也向媒体申诉对孙子的思念之情,并认为依兹万应该将孙子归还给蒂芭,因为他不会照顾孙子,更形容依兹万是“花花公子”(Playboy)。她说,过去一直都在帮忙女儿照顾孙子的起居饮食;她认为,去年10月迎娶新妻子的依兹万,已有各自的生活,所以不应该跟女儿争夺孩子抚养权。(CD)律师:拖延进度有欠公平蒂芭代表律师阿斯顿巴瓦在庭外受访时,针对联邦法院批准依兹万的申请表示惊讶,也不了解联邦法院的用意,因为这将继续拖延抚养权案的进度,浪费时间和对其当事人不公平。他说,原则上,孩子的抚养权应该归母亲蒂芭所拥有,法庭的程序应该是询问孩子的意愿为考量,然后进行裁决,但法庭却允许依兹万暂缓执行芙蓉高庭要求归还儿子给蒂芭的庭令申请,令人感到惊讶。“我们另一名代表律师法里曾在陈词中提及,依兹万不遵守高庭指令将儿子强行带走,已经藐视法庭,但此重点却没有被法庭纳入考量中,而且直接宣布暂缓高庭庭令。”他认为,法庭有这样的决定,可能是因为基于孩子的利益为考量,所幸他们承诺将儘早设定审讯日期。据了解,法庭是要针对民事法庭是否有权审理改教后争夺抚养权的案件,以及伊斯兰法庭是否有司法权限处理抚养权问题。(CD)新闻背景:伊庭高庭抚养权各判父母改信伊斯兰教的罗里司机依兹万阿都拉,2013年在前妻蒂芭不知情下,将一对分别为当年6和9岁的子女带到伊斯兰中心,并让他们改信伊斯兰教。依兹万也在2013年8月获伊斯兰法庭将一对子女的抚养权判给他,但芙蓉高庭却将一对子女的抚养权判给蒂芭。当时,芙蓉高庭是援引1976年法律改革(婚姻及离婚)法令第55(1)(2)条文,将一对子女的抚养权判给蒂芭,同时解除两人的婚姻关係。布城上诉庭于去年12月17日一致裁决维持芙蓉高庭的裁决,即蒂芭成功捍卫孩子的抚养权,而依兹万必须交付1万令吉堂费。依兹万是针对芙蓉高庭将孩子抚养权判给前妻蒂芭,并谕令他将孩子归还给蒂芭的裁决,向上联邦法院提出上诉申请。‧2015.01.14